原油进口仍将持续向好 ——2021港口生产走

汽车头条网 2021-03-25 10:52:26
浏览

2020年我国港口吞吐量“超预期”增长。在异常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2021年我国港口生产走势如何,行业内外高度关注。本报拟通过有关专家对原油、铁矿石、集装箱、煤炭等重点货类生产形势的分析研判,凝聚行业共识、引导社会预期,积极助力“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本系列文章共四篇。

2020年我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量再创历史新高,山东、辽宁沿海港口贡献了外贸进口净增量的52%,宁波舟山、青岛、日照三港贡献了净增量的51%。

港口外贸原油进口增长主要受原油加工需求增长和原油储备增加两大因素拉动。预测2021年我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仍将持续向好,进口量5.3亿吨,同比增长6%。建议继续加大原油储备能力建设和贸易市场培育,着力打造自主可控原油运输船队,切实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提升我国在国际原油市场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去年外贸原油进口再创新高

2020年,我国港口原油外贸进口量完成5.0亿吨,占同期我国原油外贸进口量的90%,同比增长9.1%,同比净增0.41亿吨,创历史新高。2010-2020年期间,年均净增0.27亿吨;特别是“十三五”期间,年均净增0.36亿吨,每年净增量超过津冀沿海港口2020年外贸原油进口总量。

山东沿海是增长的最大区域。

分区域看,山东沿海、辽宁沿海、长三角区域对全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位居前三;上述三区域外贸原油进口量占全国的比重分别为37%、15%、20%,对全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分别为42%、32%、30%。津冀沿海、东南沿海、珠三角、西南沿海外贸原油进口量占全国的比重分别为7%、5%、13%、4%,对全国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分别为-13%、0%、10%、-1%。

三大原油进口港贡献了进口净增量中的半壁江山。

分港口看,外贸原油进口量排名前10的港口分别为宁波舟山、青岛、日照、大连、烟台、惠州、天津、湛江、泉州、营口港。

其中,前三名港口完成原油外贸进口量2.5亿吨,占全国外贸原油进口量的50%,贡献了全国外贸原油进口净增量的51%;前六名港口进口量为4.7亿吨,占全国的71%,贡献了净增量的113%;天津、泉州、营口等港口对外贸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为负值。

增长受两大因素拉动

原油加工需求持续较快增长。2020年,我国原油加工量完成6.7亿吨,同比增加0.22亿吨,贡献了全年港口原油外贸进口量净增量的50%以上。原油加工需求增长的动力,由传统的汽柴煤向石脑油、石油沥青等其他石油制品需求增长拉动转变。

汽柴煤油产量明显下降。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受航空客运需求大幅下降、汽车出行和公路货运需求减弱等因素影响,成品油消费需求明显减弱。2020年汽柴煤油合计产量3.3亿吨,同比下降0.29亿吨,同比下降8.1%,其中,汽、煤、柴油产量同比分别下降6.6%、23.2%和4.6%。

其他石油制品需求快速增长。受化学工业较快增长、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加快、航运业快速恢复等因素影响,国内石脑油、液化石油气、石油沥青、燃料油等石油制品需求快速增加。2020年上述石油制品产量1.8亿吨,同比净增0.28亿吨,同比增长18.2%,其中,石脑油、液化石油气、石油沥青、燃料油分别增长6.4%、7.6%、18.9%和37.9%。

原油储备需求快速增加。2020年,估算我国原油储备需求净增长0.18亿吨,贡献了我国港口原油外贸进口净增量的40%以上。

为切实保障能源安全和石化行业安全发展,我国不断完善原油储运设施能力建设,近年规划建设了大连、天津、黄岛、舟山、镇海等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加之2020年国际原油价格低迷等因素叠加,国内原油储备需求不断增加。2020年我国原油外贸进口量同比增加0.4亿吨,国内原油产量增加0.04亿吨,国内原油加工量增加0.22亿吨,外贸原油出口增加约0.04亿吨,据此估算2020年我国新增原油储备约0.18亿吨。

国际中转贸易等因素逐步显现。随着自贸试验区等政策实施,我国原油国际采购、贸易、保税中转等功能不断拓展,贸易市场逐步培育发展。2020年我国港口外贸原油出口量为679万吨,比2019年净增360万吨,相应拉动了一定量的港口外贸原油进口需求。

今年进口规模预计增长6%

2021年我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仍将持续向好,预测进口规模5.3亿吨,同比增长6%。

成品油需求比2020年将有所好转。2021年我国宏观经济将持续向好,工业行业持续复苏,汽车出行需求和公路货运需求将逐步恢复,预计汽油、柴油等需求将比2020年大幅下跌的情景有所好转,或略有增长。考虑国际疫情形势,航空运输业,特别是航空客运短期难以恢复,航空煤油需求仍将持续低迷,预计2021年需求水平与2020年基本持平或略有回升。

考虑国内化学工业仍将持续向好、基建投资拉动作用不断显现、航运市场短期内仍保持乐观等因素,我国下游石脑油、液化石油气、石油沥青、燃料油等石油制品需求仍将延续2020年的增长态势,仍将是拉动原油加工需求增长的重要动力。

我国原油储备需求仍将保持增长。国家“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加快油气储备设施建设,保障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为石油储运能力建设和需求增长带来长期政策利好。而近年来,随着国家战略储备、商业储备等储运设施建设,原油储运能力不断提升,为储备需求增长提供了客观基础。

此外,国际油价总体低迷的态势不会明显逆转,仍将处在低位运行,为原油储备需求带来市场利好。据数学模型理论估算,国际油价对我国原油储备需求变化有明显影响,国际油价每吨下降1美元,将刺激国内原油储备需求增加3万吨。

外贸原油出口仍存在增长空间。随着自贸区、自贸港等创新政策实施,保税仓储、国际贸易、采购和分销等增值性功能加快拓展,我国外贸原油出口量仍将维持在一定规模,2021年预计还会有所增加,将一定程度上拉动我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需求增长。

2021年外贸原油进口仍将持续向好。结合上述分析和定量预测模型,预测2021年我国原油加工量为7亿吨,同比增加0.23亿吨,我国原油外贸出口维持2020年规模或略有增长,陆上原油进口维持在0.5亿吨规模,原油储备同比增加0.07亿吨,国内原油产量维持1.9亿吨的规模。在上述预测情景下,我国港口外贸原油进口量5.3亿吨,同比增加0.3亿吨,同比增长6%,仍将持续向好。

切实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可控

虽然今年原油进口形势向好,但笔者建议继续加大原油储备能力建设和贸易市场培育,切实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可控,不断提升我国在国际原油市场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第一,加快推进原油储备能力建设,统筹推进国家战略储备、商业储备协同发展,不断提高原油储备能力和规模,尽快达到并超过国际能源署设定的90天石油储备安全标准线。

第二,继续完善港口后方原油管输能力建设,畅通港口原油集疏运通道。

第三,依托港口大型储运设施和保税政策,继续培育发展国际贸易、国际中转、保税仓储、期货交割等功能,完善期现货交易市场和价格指数,拓展金融衍生品功能,增强原油定价权。

第四,打造一支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家原油运输船队,切实提升我国原油运输保障能力和金融、保险等全链条配套服务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