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上天了,张序安接班李斌但玩不转易车,腾讯要如何拯救它?

汽车头条网 rwddl8 2020-12-07 17:08:08
浏览

  2020年,最神奇的创始人恐怕非李斌莫属,蔚来汽车(NYSE:NIO)在李斌率领之下,业务绝地反击,股价更是顺风顺水,由今年最低的2.11美元/股,涨了20多倍,最高到达57.2美元/股!

  他成为企业界2020年最神奇的翻身侠。

  

 

  截至11月27日美股收盘,蔚来汽车总市值达72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88.4亿元),随后总市值又一度达到734.11亿美元。至此,蔚来超越比亚迪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车企。之前一周,蔚来市值刚刚超越百多年老店戴姆勒,跃升至全球车企第五,然后又再创历史。

  而李斌,也由2019年最苦命的企业家,变为今年的最大赢家。

  但是,李斌的超级光环之下,还有着一个不小的遗憾。那就是11月刚刚退市的易车(原上市代码:BITA.US)。

  这家公司虽然在刚过去的11月,由腾讯系资本私有化,但是由其近年一系列动作与结果来看,其要业务重组改善现状再度上市,并不容易。易车如何由五年的颓势之中站稳乃至复苏,更是一大悬念。

  五年巨亏黯然退市

  易车,由有着"出行教父"之称的李斌于2000年创建,成立之初恰逢互联网泡沫破裂期,所以最初几年的易车网举步维艰,几乎难以为继。但是后来随着国内汽车市场的起步,情况逐渐好转,易车在李斌手中把握机会发展,并且于2010年成功赴美上市,一度有国内"互联网汽车行业第一股"。2014年9月30日,易车股价曾达到98.28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然后好景不再,一路反复下跌。

  然而,随着竞争对手汽车之家等的崛起,再加之易车商业模式的滞后,易车的好日子一去不回。事实上,易车在2014年创造了4.89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后,业务便开始走下坡路,在2015年至2019年的这五年时间里连续发生巨额亏损,累计亏损总额已经达到26.73亿元,对于一家汽车互联网媒体来说,这个财务数据非常难看。而且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退市标准第3条规定,一家上市公司连续5年经营亏损,就要面临强制性退市。于是在2019年,有关"易车退市"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

  所以有人说,易车这次退市是为了在A股上市,这种说法肯定不是完整的真相。因为这次退市并不仅仅是被腾讯看中这么简单,更可能是因为其面临五年亏损大限,走投无路而被迫低价寻求下家接盘。易车退市之后,并不解决自身问题,如果不能够刮骨疗毒改善业绩,所谓的腾讯加持重新上市,也可能只是画饼。

  2015年初,易车网首次与腾讯进行资本合作。腾讯认购易车网新发行普通股,金额约1.5亿美元,京东也以认购新发行普通股的形式,向易车网投资约11.5亿美元。此后,易车系与腾讯和京东等巨头展开密集的资本往来。2016年6月,易车网获得腾讯、百度和京东各5000万美元的投资。同年8月,腾讯、百度和京东又同易车网签署最终投资协议,对易车网旗下的易鑫资本总计投资5.5亿美元。而在此前后,李斌的造车项目蔚来汽车也多次获得京东和腾讯的资本支持。

  易车于2020年6月1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一致批准并正式与腾讯控股及Hammer Capital(黑马资本)组成的买方团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并协议。买方团将以16美元/ADS的现金价格购买易车股票,总交易金额达11亿美元。到了10月26日,易车宣布,公司股东大会投票表决通过私有化议案。公告显示,代表易车网总流通股约88.9%的股东亲身或委派代表参加了投票,每位股东的每股普通股有一票投票权。最终,股东们以约99.9%的赞成票通过了私有化协议。交易完成后,易车网将成为一家私有化公司,其股票将不再在任何证券交易所上市或交易。

  财务人员接任未见起色

  资本这次来到门前,易车CEO张序安的公开信里面是难掩兴奋之情,大有救兵来了之感。而相比起平安信托当年入主汽车之家前后的紧张气氛,大为不同。当时的原管理层看好汽车之家,希望MBO;而新出现的平安信托则是希望全部拿下公司,双方的对峙局面数月、利益诉求也不一样。具体我们下文再说。

  11月4日,退市最后一个交易日,易车收盘于15.94美元,完成了10年的不光彩的美股之旅。

  还有一个现实数据就是,经过这轮的股份转让处理,李斌现在持有的易车股份只有2%,这也似乎能够看出,有了蔚来汽车之后,李斌似乎对于易车的现状并没有太多期望,否则,不会只持有这么少的股份。

  事实上,李斌卸任董事长之后,基本彻底离开易车,交班接任的是CEO张序安。作为2006年加入易车的张,是财务系统出身,他毕业于纽约大学金融与会计学,据说上世纪90年代就在美国华尔街打拼,2002年之后开始回国发展。

  张序安起初以财务副总裁的身份加入易车,后来晋升为CFO,2016年年中,原易车CEO离职后,李斌担任易车的董事长,张则在担任易鑫集团的CEO同时兼任易车的CEO。

  

 

  也可以这么说,这几年易车的业绩大滑坡,基本都发生在张序安担任CEO期间。易鑫主要从事金融交易服务,通过自营融资和平台助贷的方式为消费者提供购买新车和二手车的融资服务。财务出身的张序安一手打造的易车子公司易鑫,因为运作不合规,问题频现,埋雷太多。在第三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聚投诉上,关于易鑫的投诉已累计超过1100条,其中"高利贷"、"套路贷"、"恶意催收"、"抵押贷款变融资租赁"等为投诉重灾区。这种涸泽而渔的业务,恐怕不是万亿市值的腾讯系能够接受的。腾讯,已经22年发展,有着自己清晰的价值观:科技向善,但是,除了业绩之外,对照易车以及易鑫的一系列做法,似乎与腾讯系的价值观出入太大,甚至有巨大的冲突。

  

 

  而且,即使是看作很容易赚钱的汽车金融,易鑫这家公司在上市之后,也逐步暴露出很多问题。今年8月24日,易鑫公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其中多项核心财务指标同比腰斩。2020年上半年,易鑫汽车融资交易总数为12.1万笔;实现收入约16.24亿元,同比减少49%。税后亏损约10.53亿元,去年同期净利约1.23亿元。毛利约7.35亿元,同比减少52%。

  目前,易鑫营收主要由交易平台业务收入和自营融资业务收入构成。其中,交易平台业务约4.96亿元,同比减少44%;自营融资业务约11.28亿元,同比减少51%;核心业务新增收入(包括助贷收入及促成自营融资租赁交易收入)约为4.76亿元,同比下降57%。

  资产质量方面,今年上半年,易鑫所有融资交易(包括自营融资租赁服务及贷款促成服务)180日以上逾期率及90日以上(包括180日以上)逾期率分别为1.40%及2.46%,Q1分别为1.55%及2.60%。而去年上半年,这两项指标分别为0.58%、1.06%,这也就是说,易鑫这两项不良指标同比增长分别为141.37%、132.08%,呈现着资产质量恶化态势。

  换血后友商表现炸裂成绩明显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目前,汽车垂直类互联网APP头部玩家主要包括三家,分别是访问量、影响力与财务指标都遥遥领先的汽车之家,而易车现在还面临主打娱乐和视频的字节跳动旗下的新锐公司懂车帝的急起直追。

  巧合的是,同样在2016年,差不多张序安担任易车CEO的同时,6月,平安信托入主汽车之家(NYSE:ATHM),汽车之家高层随之大换血。实际上,由汽车之家由新团队执掌三年来的发展看,流量、影响力、收入、利润与股价同步增长,效果立竿见影,可谓换帅如换刀。

  2016年7月29日,还在人事大调整旋涡之中的汽车之家,股价跌到近年低点18.91美元,但是,随后就因为大刀阔斧的业务调整而获得资本市场的积极反应,一直涨了两年,在2018年到达118.2美元的高点,近年虽然有所调整,但是也已经稳稳地站稳在90美元之上。同时,各项财务指标也大为改善。每股盈利由2015财年的8.83美元,上升到2019财年的26.99美元;每股的净资产值,也由2015财年的42.91美元,增加到123美元。增长明显。而且在行业遭遇巨大冲击的2020年,汽车之家还能够继续走强,与易车的垂头丧气形成鲜明对比。

  过去四年多,在大股东平安的支持下,汽车之家,不断创新模式,AR网上车展、经销商服务平台与二手车之家服务云平台的等相继上线,加速平台化转型。汽车之家正努力由一家汽车垂直媒体网站转型为以数据技术驱动的公司——清除新车库存,改变之前的自营自销和自建库存模式,锁定轻资产发展的新向。汽车之家CEO陆敏对此强调,之所以不再做自营业务,汽车之家是要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事情——内容生产和搭建平台。而且这一系列的组合拳成效明显。可以这么说,新CEO重塑了汽车之家,将智能营销与汽车之家的内容与流量优势相结合,通过大数据分析,使得汽车之家可以更精准的为B端和C端用户服务,构建出自己护城河。

  再看看,虽然商业模式上懂车帝和易车大体相当,都是通过卖流量和做广告变现。但作为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旗下的"懂车帝",显然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应用已经抛离财务官张序安主导的易车一大段距离。

  这就让人忍不住联想,这几年一再走下坡路的易车,是不是也需要刮骨疗毒,更换合适的掌舵人?

  根据经济观察网的记者干群芳的报道之中就提到—— "实事求是地说,在转折点上,其实我们并没有做得特别好,所以在2015年开始被一些其他的友媒跟友商超越了,反超了。"张序安说,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面,是易车不太好受的阶段,因为要从真正意义的行业翘楚变成要追赶别人。

  但是在实际之中,易车并没有能够交出让人信服的答案。

  从业务结构来看,易车主要有三大业务:第一是广告会员业务,针对新车,提供购车信息,吸引流量,完成流量变现同时为经销商提供销售线索;第二部分业务与易鑫集团相关,主要针对汽车金融模块,从具体模式上分为自营和助贷两种;第三是广告代理业务,管理投放线上预算。这三块过去易车五年一直不行,而且格局与汽车之家比起来相形见绌,落后时代。未来如何扭转?很不乐观。

  在广州车展上,易车的官宣材料称将以数字化为主题,在互联网营销、数字化门店、数据共建三大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帮助经销商降本增效。这类说法可谓陈词滥调,未见亮点。

  可以确认的是,2021年易车将推出两款新产品,分别是提供销售线索的车智通和二手车相关产品。但是前者已经是汽车之家得心应手的领域,后者则是三家二手车平台都深陷其中的大坑,易车也没有说清楚如何能够做得比起现有的头部玩家更好。

  换帅如换刀!谁能拯救易车?

  对于巨头来说,在汽车产业和金融领域的布局中,一方面,易车系业务所拥有的从用户、交易场景到数据的的闭环是逻辑成立,具有吸引力的。另一方面,但是如果只是穿新鞋走旧路,只是指望资本大腿来拯救,那也是没有前途的。李斌遗留下来的财务官张序安等已经浪费了五年时间,未来是否能够承担得了整合与改革的重任,还要打很大的一个问号!

  

 

  事实上,并购的公司之后,企业高层大调整是常见的,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换血成败的核心在于,是否能保证有更好的血液、更好的管理团队和机制输送过去。许多并购案例的收购方不会选择换血,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其主要原因在于并购基金高管不一定比创始团队更懂产业运营。而平安这类做产业出身的并购方,有较为成熟的管理团队和机制、了解产业运营,选择直接换血后,有时确实能取得不错的效果。现在看来,腾讯系资本购入易车股份之后,也很有可能派出更符合易车未来定位与发展的核心高管团队,取代之前磕磕绊绊业绩一直不好的的CEO。